懒癌患者

【周叶】风景(2)

摄影爱好者周X旅游爱好者叶

不定时更新

前篇(1)


(2)



黄少天躺在沙滩椅上。芽庄七月的阳光很刺眼,又很烫,铺在皮肤上像火灼,可偏偏它混在湿咸的海风中,从里面偷来了清凉的味道。黄少天觉得这很有趣,可惜风不能拍下来。

 

他叹了一口气,嘬干了玻璃杯中的百香果汁,微眯着眼睛起身四下寻找朋友的身影。途中他还用蹩脚的英语同一个俄罗斯人打趣,待他终于走到朋友面前时,朋友却还保持着方才的站立姿势。他这时候突生一个念头,这个人平时严肃正经,有时候也挺傻的,可惜朋友长得太帅,不能深刻体现。

 

至少从刚才离开的23位女性眼中,他可一点也察觉不到。

 

“喂,周泽楷,你还在拍什么?你都站在这儿快一个小时了,不会就只拍了什么‘海阔天空’吧?快来和我一起享受海边的烂漫人生!”

 

黄少天一把揽过周泽楷的肩膀,在他耳边狂轰滥炸。周泽楷埋下头,手中单反的显示屏被芽庄的阳日照得透亮,却又深黑似不见底。他在其中看见自己的倒影,英俊瘦削的脸被拉长,成了诡异的模样。黄少天的话在他耳边像是一阵风,吹过了只有浅淡的温度。

 

阳光炽热,眼里的海边风情逐渐在高温中扭曲,扭曲成一个男人的影子,

 

而挂在边缘的轻云成了缥缈无尽的烟。

 

周泽楷心生烦躁,却只能咽下去,那口气哽在喉咙里,他说不出话。

 

黄少天口水废了半天,才发现周泽楷竟然一句话也没接,只是终于把单反放下,半侧着头,眼神都没舍得动容一下。

 

“周泽楷,你怎么不说话啊?诶我说你也太无趣了吧!周泽楷,你我都是朋友了你怎么还是不爱说话?你不指望我感染你难道还指望我分你点吗?兄弟,算是我劝你,人不能这么无趣。你看你,现在除了长得帅以外一无是处。”

 

周·青年才俊·外企精英·新秀展黑马·泽楷在黄少天嘴里瞬间变成了空有外表的锯嘴葫芦。他的表情显得有些一言难尽,好半会儿才憋出一句话:

 

“你说得对。”

 

黄少天喜形于色,大尾巴快要翘上天去,“你终于肯听师哥我的忠告啦?不容易啊!”

 

“我是不对。”

 

 


海水借着潮势铺漫而上,清凉的触感瞬袭脚底,黄少天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的眼角细长,是标准的柳叶眼,瞳孔带着传统东方人的深黑色,又掺了点褐黄,在光下看流光溢彩,动人心魄。黄少天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人得到了上天太多的恩赐,所有利于人生活的东西他悉数拥有。但可能是职业原因,这个青年隐藏再深,黄少天也能从他的眼神里读出情绪——比如说此时,他觉得周泽楷有些急躁和迷茫。

 

“我就说你不会这么快醒悟——你遇到了什么问题?说说呗。”

 

“不知道。”

 

当然不是没有,周泽楷再清楚不过这几天他的反常了。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何处,他只是觉得每天举起单反的时候他愈加茫然,就像海上航行的人被浓雾遮住了视线,风平浪静也处处危机。

 

“我听文州说你选入新秀展了?”黄少天听出了其中深意,转移了话题,“1/5的版幅都是你的作品啊,真了不起。”

 

“你比我更出色。”

 

周泽楷勾唇,放松地吐了一口气。黄少天打了个哈哈,一副欣然接受的模样,眉飞色舞地回答他;“那是,你天哥我可是专业的!”

 

周泽楷没再搭话,海风附耳而过,依旧凉爽。他低下头,眉拧成了一团,手却依旧摆弄着单反。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抬起头,把身边的黄少天吓了一跳。

 

“出在这里。”

 

“哪里?”黄少天从余惊中顺出一口气,匆忙接话。

 

“每一张,都缺少些什么,”他抬起眼,直视黄少天,仿佛一个悉心求教的学生,“我是不是不够严谨?”

 

“不是,周泽楷,作为一个摄影系毕业的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足够严谨。你的职业也不允许你不严谨,不是么?”


周泽楷点头应了,他继续说:“你知道光绘摄影*吗?就是他们经常说很酷炫的那种——你知道它是怎么完成的吗?其实特别简单,以前有个前辈只告诉我了这句话,‘脚架固定,按下快门,移动光源。’所以周泽楷,我想告诉你的是——对于大多数人包括你来说,摄影并不复杂。”

 

黄少天夺过周泽楷手中的单反,背紧靠身边的棕榈树,为周泽楷示范了标准的纵向持机姿势,对着面前的临海公园就是一通胡拍,“可惜,光绘摄影也比不上你天哥拍的那么酷炫狂拽。”他从石阶上一跃而下,将单反又丢回周泽楷手里。周泽楷一直专注,迅速反应,镜头紧随着他的身影,“咔嚓”一声按动快门。

 



黄少天本就大不了他多少,此时跳跃的动作将他显得更加青春活力,一切都清晰地显示在单反的液晶监视器上。这使周泽楷无端想起日内瓦的小巷。其实周泽楷并不喜欢人像摄影,可那日当他埋入取景器时,镜头里就多了一个人。男人可能是从街口走出来的,毫无意识地闯入周泽楷的镜头,带着清晨的疲倦点燃了烟。

 

在毫无意识下他好像都吝啬出境,随即留给周泽楷的只有背影。

 

那篇作品也被选入了新秀展,就是《旅人》。周泽楷不大确定男人是否为旅者,只是觉得他有一种天生的气质,

 

那种气质不大好用语言描述,只不过周泽楷相信,男人一定适合浪迹天涯。

 

不知不觉周泽楷就失神良久,黄少天朝他摆手,勉强拉回了他的神志。他显然不满意周泽楷不认真“听讲”的表现,可惜性子实在欢脱,怎么也板不起严肃脸,只好扶额打算放周泽楷一马。他招招手,示意周泽楷回酒店,一边低头察看手机消息,好半晌才开口:“人像拍的不错,听说叶修的表情很精彩啊!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叶修是谁?”周泽楷猛地一顿,猝然回头。

 

“一个朋友。”黄少天随口答道。




-Tbc--


*光绘摄影:即以光的绘画为创作手段的摄影作品,任何光源都可作为成像效果的一部分


我终于!更新了!

下一更楷楷和修修就要见面了!


评论(1)
热度(14)

© 一叶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