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吟梅(莫名脑洞,男女主都没名)

你们好呀,

这里是一枚新人,想着账号创了这么久了还是发一篇吧(这么随意的我只求不挨打)

看了鲁迅先生的文之后莫名的脑洞,背景是一个女子在雪天的梅花树下吟诗,之后与男主(文中的我)相爱后←【文中并没有写】因为参加学生激进运动被枪决的故事。

啊下面正文

一盏春秋又逝,花白已攀上我的鬓角,身边的人皆已离去,只留我一人孤身赏梅。

那梅花不再如往年刚劲,片片花瓣都透着苍凉,原来她也伴着我老去了,只剩下孤独落魄的魂,失了本心。

或许是因为那梅下再无了少女吟诗的身影罢了,原来那梅也与我同是痴情种。

我忽又像是看见她的身影了,一身正气的立在那处决台上,只是眼中早已是一片凄苦与无奈。她疾呼出几句激进的言语,那端着枪杆子的官僚的凶狠便更深了几分。我震惊,心里又恐惧无比,想劝她“不要再喊了罢,不要再喊了罢”,却只是一个音节也发不出了。

句句撕心裂肺,我的全身都隐隐作疼 ,带当我终于迫不及待地要冲上去——管那枪杆子会不会伤到我——去安慰她时,她突然止住了声,戛然而止,没有任何防备地止了声息。我再向她望去的时候,她的心口多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渗出她鲜红的血液,台中霎时变得鲜红。我的心突然骤停了,犹如针刺般疼痛难忍,将我紧紧裹实了,仿佛方才中弹的是我,而不是她。

我竟是一个不字也脱不出口了,我只得木桩子似的陪她立着,就像一整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

可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再也听不到她吟的诗了。

我泣不成声,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

 

我就乱写写,最近看了狂人日记笔风就是这样的奇怪。

新人,第一篇文还是不正经。


评论
热度(3)

© 一叶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