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中秋贺文/双花]张佳乐,你是第二个

全职双花中秋贺文

 

私设乐乐喜欢蛋黄味月饼

 

中秋快乐,各位!

 

以下正文

 

 

张佳乐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已过了十二点,街道上冷清无比,秋风却在这时送来几缕桂花香,沁人心脾。深呼一口气,张佳乐吸了吸鼻子,瑟缩着将双手伸进口袋里。远处的猫停留了片刻便摇了摇尾巴跑开了。

“连你都嘲笑我,不就退役了么。”张佳乐空洞地立在原地,有些不满于那只猫的举动,他又想起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

比起斗神叶秋的突然退役,张佳乐的退役更是填满了心酸。曾几何时,他与孙哲平相约于荣耀,打下属于二人的一片天地。后来与孙哲平创造出了双核的繁花血景的打法,与冠军本已是一步之遥,却被叶秋一杆却邪打破所有希望。本想再战个几年,孙哲平却因手伤退役。张佳乐托着自己与孙哲平的愿望,孤身站在舞台上,

但等待他的,是亚军,亚军,亚军,到后来,百花战队更是连季后赛也难挤进身。

“乐哥,别灰心,我们还能行。”

可你们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么?

是冠军啊,不是能行!

带着累累伤痕,带着诸多不解,带着声声叱骂,张佳乐走下了舞台。

“邹远,百花,交给你了。”

 

再回神的时候,张佳乐发现自己的脸上的泪痕都快干了。慌忙地抽出手来抹了一把脸,张佳乐在心中安慰自己,张佳乐,你是坚强的,你才不用为这些小事掉泪。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喂,张佳乐,你怎么不在家?”是孙哲平打来的,语气很着急的样子。

“大孙?我在街上。”

“大过节的你在街上瞎混干什么?快回家,我带了月饼,”

“哦。”张佳乐随口应了,眼底里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也只有你还记得我啊,老朋友。

 

张佳乐哆哆嗦嗦的开了门,迎接他的是一身西装的孙哲平。

“张佳乐,你傻啊,今天刚降温,穿这么少不冷么?快进来。”孙哲平边说边把外套脱下套在张佳乐肩上。张佳乐被拽进了自己家里。

“大孙,月饼在哪?什么味儿的?”张佳乐不愧是一个吃货,刚刚还忧愁忆往事,现在就满心思月饼。孙哲平无奈地扶额,把月饼盒递给他;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你以为我会忘记你喜欢吃蛋黄味的?”

“大孙你最好了!”张佳乐笑着接过月饼,却没有拆开,而是立在原地,低着头,孙哲平看不到他的表情。

“张佳乐,你怎么——”孙哲平话还没说完,却被张佳乐一个熊抱堵的说不出来。

“大孙,对不起。”怀中的人嗫嚅着回话,声音中早已充满了呜咽,“我没能——得到——冠军——我们约定好的,我没有——没有——”

最后干脆不说话了,窝在孙哲平怀里哭得稀里哗啦。果然,平日操纵着百花缭乱活在腥风血雨里的张佳乐,在昔日第一狂剑孙哲平面前,才能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软弱。

孙哲平不太会安慰人,只能僵硬地把他拥在怀里,张佳乐的辫子挠的他心痒痒

“张佳乐,别道歉,你没错。”

“可是——”

“张佳乐,你是第二个,在我面前哭的人。不丢人么?”

“这,都能第二个?”张佳乐突然抬起头,满脸忧郁。

“第一个,是我自己。”孙哲平嗤笑一声,揉乱了张佳乐的头发,“吃月饼吧,我做的。”

张佳乐看着递在自己身前的月饼,仔细一瞧便发现这一次的盒子真的不同于前几次的包装,大吃一惊:“大孙,你什么时候学会做月饼了?真行诶!”

“看着学呗。”孙哲平好心地撕开月饼的包装,掰下一小块塞进张佳乐的嘴里。

“唔,好吃!”张佳乐一口包住月饼块,顺便包住了孙哲平的手指,含糊地开口。

孙哲平不可察觉地抖了一下眉,从张佳乐的嘴里抽出自己的手指,“咦,我说你慢点啊,脏死了。”

“大孙,月饼给我,我还没吃到蛋黄呢!”

“张佳乐,你别急,你是第二个吃我做的月饼的人。”

“为什么又是第二个啊?”张佳乐夺回月饼,又满脸忧郁的看着孙哲平。

“第一个,当然是我。”孙哲平自豪地昂起头。

“你不算数的!”张佳乐特别不服,真的,他现在特别讨厌第二。

“怎么不算?”孙哲平细心地帮他擦下嘴角的月饼渣。

 

张佳乐,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一个,我喜欢的人啊。

孙哲平从背后环抱住已经熟睡的张佳乐,微微勾唇。

不过,你还是不要知道好了,张-四-亚~

“阿嚏”在睡梦中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孙哲平帮他掖了掖被子。

 

听说张佳乐带着孙哲平和他的愿望又走上了荣耀的舞台。

 

--Fin--

 

评论
热度(12)

© 一叶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