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周叶】风景(3)

摄影爱好者周X旅游爱好者叶

不定时更新

前篇(1)(2)



3.



    风景   风景吗   风景在人体上

                                                                         ----木心《琼美卡随想录》

 

 

周泽楷紧握着行李箱的把手,踌躇着是要上前搭话还是一走了之。

 

他和黄少天乘同一班航班到S市,到达时间将近0点,黄少天觉得找车回去不太方便,提前叫了朋友来接。此刻黄少天和友人们聊得不亦乐乎,周泽楷站在十米开外的位置对他而言有如人间蒸发,但周泽楷也不太想吸引他的注意。

 

他观察着黄少天对面的两个男人,一个有些面熟,应该是View联系过他的人之一,文质彬彬,似乎随时都在微笑;另一个则面生了,一副慵懒的模样,不像爱打理的样子,背影却是那么熟悉。对方可能注意到他的视线,朝这边看来。周泽楷自知失礼,连忙偏过头。落地窗外引擎轰鸣,塔台上灯光闪烁,周泽楷将自己埋入人流中。

 

叶修现在脑子里唯一在想的,就是应该怎么堵上黄少天的嘴。他打着哈欠,从前他是经常熬夜,现在闲下来了他也恢复了正常作息,所以对于黄少天这种在机场逗留只为了讲述自己的海外奇遇的无赖行为,他深恶痛绝。

 

“黄少天,我觉得你可以换个听众。”

 

“放屁,大半夜的不和你们说我还能给谁说?诶对了,周泽楷呢?他和我一班机啊。”

 

听到“周泽楷”三个字,叶修不自觉地放开视线,才发现大厅中央那个靠着行李箱,正着迷于观察停机坪的青年。简约的白色短袖和黑色的九分西装裤,衬得他的双腿修长匀称,他侧着头,眼睛里是落地窗外的灯火通明。

 

真不错,叶修想,只可惜听黄少天说是个闷葫芦。

 

“周泽楷!周泽楷对吧?和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吧。”

 

周泽楷讶异地回头,那个陌生男人朝他扬着下巴,挥手示意他过去。周泽楷无意打扰他们三人的闲聊才选择站在一旁,却没想到有人先注意到了他。无论是出于礼貌还是矜持,他都应该回绝别人的邀请,却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回他道:“麻烦你们了。”

 

“小事,别在意。你是少天的朋友,我们自然也要好好款待你。”喻文州同周泽楷握手,将他的行李箱一并放入车中。“时候不早了,我们打算去吃烧烤,你觉得呢?”周泽楷听他询问自己的意见,连忙应好。站在他身侧的叶修顿时乐了,手攀上他的肩膀,“诶,小周。我可以叫你小周吧?别那么拘谨,喻文州不吃人,他已经几百年不作妖了。”

 

“是啊,比起叶修这种到处祸害人间的老妖怪,我已经算是非常安分守己了。”

 

喻文州和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周泽楷却只注意到了叶修这个名字。他看向身侧的男人,喻文州叫他叶修,那么他应该就是黄少天所说的那个朋友,那个奇怪的赞同者。

 

 

 

四个大男人挤坐在小摊的木桌前,桌上的烤串还滋滋作响,啤酒的气泡声跟着附和。老板娘前来撒了些葱绿又匆匆离开,留下几个人吃吃喝喝。

 

周泽楷没有食欲,登飞机前几个小时他被黄少天生拉硬拽进一家烤肉店,没想到份量十足,所以也就一直撑到现在。他依然保持“闷葫芦”的形象,在角落里观察三人。他发现叶修的玻璃杯里一直装着柃檬水,照理说男人的聚会再怎么也要嘬上两口,叶修却是滴酒不沾。他有些困惑,眉毛轻微上挑。

 

玻璃杯突然送到了他面前,叶修举着杯子,杯沿向周泽楷微倾,“我是个一杯倒,就算和他们一起,出门也从来不喝酒。”

 

周泽楷下意识地送上自己的杯沿,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没料到叶修会发现他的视线,更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坦率,老实话,周泽楷自认为现在他对叶修来说,几乎等同于陌生人,不过是贴上了黄少天的朋友的标签,才勉强坐在这里相谈。

 

“小周——刚才同意我这么叫你了吧?你不说话,我可能很难了解你。但其实,一个人的眼睛也会说话。”

 

他了解我?了解我什么?周泽楷不由得挺直了脊背,直视面前的人。叶修已经把杯子放下了,头半搭在手掌上,一副极力忍笑的模样。

 

“我不是学心理学的,你不要这么紧张。诺,我和喻文州都是学法的,观察别人只是我的特殊爱好。”

 

学法的,特殊爱好,周泽楷觉得眼前的男人简直难以捉摸。话题一下子断了,周泽楷认为话题是因他而起,跪着也要聊下去,斟酌半晌终于开口:

 

“我是经济学的。”

 

叶修再难以憋住笑,将脸埋进手掌中,周泽楷只能看到他抖动的肩膀,和修长的手指。他再也不愿琢磨叶修的心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叶修虚掩着眼,通过手指的缝隙能看见的,也不过是周泽楷滚动的喉结。

 

 

 

等到第二天到了公司周泽楷才意识到,昨晚从始到终,他都忘记了询问叶修关于《旅人》的事。,比起毫不在意的叶修,自己的拘谨倒也有些小家子气。但周泽楷着实放不下这件事,他一帆风顺太久,当意识到漏洞百出时他希望寻求一切转机。在海岸时那抹扭曲的幻影,或许代表着转机就是《旅人》,亦或是叶修。他想自己这么多天来的反常是否已是看够了自己所愿看的风景,而《旅人》,是他的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人像摄影。

 

“你是否已看厌了你所谓的美?”

 

这个声音令他打了个寒战,他从未考虑过自己的行程已足够,因为他还太年轻,甚至还没走上事业的正轨。他没来得及感官全部,用鼻尖去触碰每一缕晨香,怎么能说看厌?

 

你怎么敢?周泽楷甩甩头,努力要将方才近乎疯狂的想法全部抛开。他打开电脑,深呼吸,埋头进入工作。

 

感受到肩上的温度,他回头,人事部的江波涛摇了摇手腕上的表,示意他饭点到了。他停下手中的工作,齐整资料,和江波涛并肩走。

 

“今天还忙吗?”

 

“还好。”

 

“我们还挺忙的。公司新聘了位法律顾问,已经和事务所签好了合同,大概明天就会来公司。但公司高层中有一些人并不看好他。”

 

“为什么?”人事部向来眼光不错,周泽楷相信这位法律顾问的实力,高层却并不看好一位优秀的律师,

 

“名声不好?”

 

“是的。”江波涛点头,“但那是业内传的,我们也见过面,很明显,他与传闻不符。他很聪明,不拘谨,也知道我们找上他,就是对传闻持怀疑态度——你有什么疑问吗?”

 

周泽楷摩挲下颔,闻言挑眉,“伪装吗?或者——过度自信?”

 

“不,”江波涛突然笑开了,“他很真实,自信也足够有资本。我了解过他的业绩,他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律师了。”

 

最优秀的律师,这是江波涛给一个拥有不大好名声的律师的评价,周泽楷相信好友从不夸大其词,所以也颇有兴趣起来。

 

“叫什么?”

 

“那位律师吗?叶修,他叫叶修。”

 

“叶修”两个字猛地拨动周泽楷脑中的弦,将他定在原地,不得动弹。江波涛随即停下脚步,狐疑地看着他,

 

“怎么?是你认识的人吗?”

 

认识?周泽楷低头沉思,应该算是认识了吧。他回想那晚的叶修,嬉笑着称呼他为“小周”,想来应该算是认识了。叶修应该也不是一个烂大街的名字——

 

“不认识,只是知道。”

 

“那以后就认识了。”江波涛了解般地笑笑,攀着他的肩,继续朝前走去。

  


-Tbc--

很久没更新了,最近忙于学业,下一次更新应该是在暑假了

修修生日要到了,就在这里提前祝修修生日快乐啦!

评论(2)
热度(10)

© 一叶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