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周叶】风景(4)

摄影爱好者周X旅游爱好者叶

不定时更新

前篇  (3) 



4.

第二天上班,周泽楷在电梯口和叶修不期而遇。

 

叶修换上了正儿八经的西装,头发也打理过,嘴上没叼着烟,竟也从慵懒换成了衣冠楚楚,着实把还犯困的周泽楷看精神了。叶修走进去,和他并肩站一排,像是早有预料,一点儿也不惊讶,抬起头例行公事地朝周泽楷笑,

 

“以后也大约算是打照面的同事了,愉快啊小周。”

 

周泽楷微微低下头,叶修在普通男性中并不算高,要比他矮半个头,要看他周泽楷就得这样做。可对面是前辈,低头这种动作似乎显得不太尊重,周泽楷只能将自己的头又扬了扬,一双清秀的柳叶眼被他瞪得溜圆,一本正经地回“前辈好。”

 

以至于叶修一抬眼就能瞧见周泽楷宛若硬脖鸭子似的姿势瞪着大眼睛看他的憋屈样儿。他心想:这是什么表情啊?一边不露声色地笑了笑,伸出了自己的手。

 

周泽楷被他笑得颇不好意思,猛地挺直了身板,回握了叶修的手。年轻人的手掌大多炙热而有力,譬如周泽楷;叶修不然,虽也正值风华,手却显得凉得多,在夏末潮湿闷热的空气里犹如一剂镇定剂。周泽楷收回自己的手,有些不明所以。

 

电梯叮咚一声响,拉扯回周泽楷的神志,他同叶修一起走出去,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周泽楷顿住脚步,叶修已经快走到走廊尽头了。

 

“看来你还离我挺远的,回见小周。”叶修就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朝他远远地挥手,周泽楷点头,给了一个他看不见的回应,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区。

 

 

 

“周泽楷,周泽楷?”

 

周泽楷打了个激灵,幽怨地望向罪魁祸首。江波涛举起双手赔笑,帮他捡起打印纸,低头凑到他跟前悄声说:

 

“你最近怎么了?打你从越南回来就不对劲。不是说还在那儿交了个朋友么,不容易啊。”

 

“朋友”,周泽楷无奈地撩起碎发,感觉黄少天的碎碎念正在逼近,他的脑仁已经条件反射般地发疼,看江波涛的眼神更加幽怨了。

 

“好吧,看来这个新朋友还挺特别的。”江波涛光看他的表情便了解了个七七八八,回头向好心递来咖啡的同事道了声谢,小抿一口轻放在桌上,低头整理周泽楷桌上的资料。

 

周泽楷爱整洁,办公桌上很干净,平时收拾东西也非常利落,所以他的资料也早就是齐整好放在一旁,江波涛的动作无疑是没事找事。周泽楷端起杯子却没有喝,只是凑近好友小声地说:

 

“其实,江,你没必要连咖啡的温度也要帮我试,”周泽楷面露难色,“没必要,照顾我,我完全能自理的。”

 

“希望上次你被咖啡烫得嘴巴通红的时候也能说出这种话来,周泽楷同事。”

 

周泽楷窘迫地抿唇笑,最后终于再也撑不住,和江波涛笑得前仰后翻。

周泽楷记得很多这样的时刻,他和江波涛打小认识,既是熟知也是知己,有的东西无需多言,他们自然会互相了解。

 

这大概是每一个人在浮华里都懂得的惺惺相惜。

 

江波涛笑累了,喘了口气,顺手拍了周泽楷的肩膀,他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吗?事出皆有因,有句老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是叶律师吧?泽楷,你听我说,有的时候希望其实离你挺近的,但你要自己伸出手去,抓住了,它就是你的了。”

 

说完,江波涛举起自己的右手,周泽楷下意识的和他击掌,再握成拳和他相碰。周泽楷轻笑一声,回他:

 

“好。”

 

 

 

 

做完工作,周泽楷盯着屏幕发呆。江波涛的话着实触动了他,“希望”,这个词太有诱惑力了,他不知道这是否可称为他的“禁果”,如果这是所谓深渊,那么是否跃下,也算的上个至上云端?*

 

但叶修只不过是一个半陌生人,可能是他吗?

 

无论怎样,周泽楷想,我得伸出手去。

 

最后,周泽楷停止了脑里的小人打架,鼓足勇气,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三百回响鼓,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赴死心态推开叶修办公室的门,立正挺背一气呵成,一开口:

 

“前辈,我想——”

 

“小周,来得正好!”叶修猛地站起身来,扬了扬书页上的图片,

 

“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一起呗?咱缺个安静点儿的摄影师。”

 

图片上摩洛哥的蓝色小镇撞入周泽楷的眼球,顿时撞得他七荤八素。这是什么操作?他求救般地找到叶修的眼睛,那双眼睛却仿佛洞穿一切。

 

周泽楷一惊,他是不是知道什么?蓝色,蓝色,可卡萨布兰卡在北非啊。周泽楷听到自己说,我得说点什么,我得说点什么。

 

“啊?哦,不是,我是说——好。”

 

“那一言为定?”叶修恶作剧般的笑容太明显了,笑不露齿,唇抿得极薄,许是刚说过话的缘故,浅浅的红。

 

周泽楷神情恍惚地关上门,将摩洛哥、北非、卡萨布兰卡从脑中清空,才突然记起自己的真正目的。

 

不对啊,《旅人》的事怎么一个字还没提?!

 

周泽楷懊悔地一拍自己的脑门,清脆的响声惊飞了窗边的麻雀,风掠过叶修那儿的落地窗。

 

 

*原句: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木心



-Tbc--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法律顾问到底是不是在公司有专门的办公室,有问题请指出谢谢!



评论
热度(11)

© 一叶新 | Powered by LOFTER